圜圜嫁我

人家有猫,我有云吸猫

【摘果子的人】②

ABO(二)
林璨璨的这个问题,注定是得不到答案了。林烨怎么可能告诉他孩子的爹是谁呢,这是他心心念念的暗恋给他留下的纪念啊。
大概三个月前,林烨同学暑假去公共科实习的时候,意外发生了。帝国早些年一直在研究引诱素――这玩意能够促进A,O之间发情及孕育激素的产生,谁让自然增长率都已经成负增长了呢?不巧,他去那里的半个月,α-1引诱素在白鼠身上获得显著成果了。研究人员大喜之下,决定乘胜追击,阴差阳错地就给林烨和封淼淼成事了。
封淼淼虽然名字可爱,身份卡上的性别也是omega,但架不住他长相俊美,在初级学府上学的那十来年,他不知道成为了多少beta心中的明月光。很显然林烨也是这其中之一,要不是引诱素一刺激,哪能知道他们其实是假凤虚凰呢?
甭管过程怎么样,林烨已经有了孩子了。身份卡例行的体检上也已经上报中央系统――这是个让人想骂娘的存在,它监控着整个帝国的一切,以在大星际时代做出统筹规划,更好的引领帝国发展。可是它最大的一个弊端,就是人们没有了隐私。而在自然增长率呈负数的状态下,每一个生命都是帝国的瑰宝,这个意外到来的孩子哪能容得了林烨他们自己做主呢?
那么问题来了,封淼淼知道这件事吗?
他知道!

确认过眼神,是不敢睡觉的人
大家都在往楼下跑

心动集(一)

我最受不了它看我的眼神了――抬头的时候睁着大大的天真可爱的眼睛,分分钟要恋爱好吗?
何如同志跟我说起他铲屎的这一年来,提到最多的就是上面那句话。好吧,我承认他们家的重重确实很好看,尤其是大大的小鹿眼,简直能让人一秒心动。可是重重真的是,它已经不能再重下去了啊。
重重是一只大橘,抱来何如家的时候,还是个小宝宝。何如一路把它伺候大,从当初可爱的小朋友变成现在名副其实的重重,我很难想象这中间发生了什么。但是那飙升的肉眼可见的体重,也许可以告诉我什么。
我虽然不是很耐心,但是想一想也能有这个一个可爱的小家伙陪在身边,也许会很开心吧。
这样想着,我从何如家撸主子回来,在路上不由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――要不要去宠物店看看?
我知道很多铲屎的和主子相遇全靠缘分,可是事在人为,没准今天就能出现缘分了呢?
我去了中学学妹家的店。
她家境优渥,平时过着我非常羡慕的生活,不需要努力工作就可以获得快活,而我最羡慕她的一点是,她开了个宠物店。
爱·你在南京西路,旁边是一家猫咖,所以我有点怀疑她是不是把店里的主子们租给了隔壁,后来我问她,她告诉我那其实也是她的店,好吧,超级羡慕了。
爱·你有很多小可爱,比如大橘,英短,阿拉斯加,龙猫,甚至还有小浣熊。这个智商超群的崽子已经是镇店之宝了,它日常就是喜欢开笼子,可把学妹气坏了。可是那又怎样呢,自己请回来的主子,自己受着。
我来爱·你,就是想带只大橘回去,到时候我就给它起名“吨吨”,我觉得我应该能把它养好的吧,起码不能输给重重。

摘果子的人(一)

ABO(一)
“哥,我怀孕了,怎么办呀?”
林璨璨加班的时候,他弟林晔正在电话的那头哭着。林晔单身,是怎么突然搞出来一个孩子的呢?
林璨璨纳闷了,但是这时候显然不是纳闷的时候,他从茶水间出来,看了看周围还在敲键盘看屏幕的同事们,悄悄走到了主管办公室。扣绩效就算了,毕竟只有这一个亲弟弟,他爸爸爹爹早就没了,可不得他看顾着这小子。
林烨才19岁,刚成年,在帝国军校念大二,学的机械维修。他们专业omega不说没有,但也是凤毛麟角,但是搞机械的嘛,怎么着也得糙一点。
林烨虽然内心是个糙老爷们,但是外表依然是个精致的猪猪男孩。他身份卡上的性别是beta,虽然是工蜂,却也可以在这种性别相对不平等的世界里保留一点人类的尊严。
他年纪小,腺体还没发育完全,一直都没有来情潮,所以林璨璨虽然担心这个弟弟,但是也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接到他这样的电话――他怀孕了。
那么弟弟是什么时候发情的呢?那个孩子的父亲,又是哪个呢?毕竟自己弟弟可是一个十足的不懂感情的傻白甜啊!

天宝记事(零)

天宝元年——李白供奉翰林院。
天宝三年(744年)四月,杜甫在洛阳与被唐玄宗赐金放还的李白相遇,两人相约同游梁、宋(今河南开封、商丘一带)。之后,杜甫又到齐州(今山东济南)。天宝七年(748年)秋,杜甫转赴兖州与李白相会,二人一同寻仙访道,谈诗论文,结下了“醉眠秋共被,携手日同行”的友谊。秋末,二人握手相别,杜甫结束了“放荡齐赵间,裘马颇清狂”的漫游生活,回到长安。
(见百度)